由於體質的關係,我的類似高山症反應都出現於凌晨到天明,白天幾乎就恢復六
七成,所以很多時候我是凌晨一至三點就起身坐在床頭,那是痛到醒來,頭痛逾裂
,躺著更甚。頭上下左右稍稍轉動都痛,輕按刺激穴道並無緩解,此時呆坐在那若
同時負面信念升起,那豈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負面信念升起有時候容易引起呼
吸脈搏加速,而類高山症反應於我而言,最大的要害就是頸部及頭部了,血液量往
頭部輸送時,那種要死不活的感覺真是太刺激了,當然若能升起正面信念肯定很好
,但寒夜天冷又睏要升起正面信念對我而言是有些許難度,所以負面信念少升起,
或努力在念頭上保持覺知,保持平衡,在當時是最重要的。
   
    有時我端坐床頭二三小時,觀照念頭,有時起身室外散步,類似經行保持身體的
暖度,室外空曠,滿天星斗美的無法形容,無論端坐室內或經行室外,都升起內在
極度的寧靜安詳,雖然那頭痛逾裂仍然存在,但似乎是無擾於內在的平靜,它變成
一種,同時存在的狀態,也無心想去區隔它,就靜靜的相安無事在那裡,似乎它們
彼此自然平衡中,也不作怪,那經驗在我過去生命的經驗裡少有,非常特殊,這是
我淺薄的經驗,在這裡做分享。
 
  因為在山上身體不舒服的反應影響很大,晚上是最嚴重的,白天因為前一晚睡得
不好所以身體也不會太輕鬆,因為這樣的緣故,持續一年多每天做二十分鐘的瑜珈
拜日式,終於破戒了,在山上的七天都沒練瑜珈,但下山後我便又恢復練習了,心
裏本來有些覺得可惜,甚至不開心,可是想想這本不是我所願意的,所以就接受它
吧!!

    別對自己太苛刻了,回來之後我反覆想想,那時候真的是連嘗試練看看的念
頭都沒有呢,尤其是拜日式練過的人都知道,那種的低下頭來然後再起身呼吸的這
個動作,對於正在頭痛中的人那真是爽呆了,保證你痛的哇哇叫,所以我想這也是
我那時候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吧。

    從喜馬拉雅山之旅還有後續下山整個旅行所帶回來的能量持續在蔓延當中,感覺
自己比較積極過日子,甚至回來後瑜珈變成早晚個別練二十分鐘,感覺身體輕快許
多,當然這必須持續的鍛練下去,飲食上也有一些不一樣,我吃得比從前較少了,
而且以前偶爾會習慣晚上超過八點後肚子餓了會偷吃些小點心,雖然不是每天,但
我覺得這習慣也是多餘是不好的。

    甚至三餐的食量都自然的減少,約只吃七分飽左右就夠了,也不覺得餓或是不習
慣,因為如此身體很自然的變得較輕鬆,倦怠感也明顯的減少,體力變的更充足,
現代流行輕食主義,這是很合乎科學的,我將持續嘗試一陣子,相信可以看到更多
的不同與改變,規律的生活與持續的運動對現代人來說真的是非常必要的,現代人
壓力大,有時候三餐不定時定量,許多人都營養過盛,這對健康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也是錯誤的習慣所造成。

    我看喜馬拉雅山上的居民,他們吃的東西很單純,多半是馬鈴薯青稞之類的食物
等等,雖然不豐盛,但他們的身體健康也不會很差呀,我想這是值得思考的一個觀
點,就是簡單單純的生活及飲食觀容易較健康,這是可能成立的,或許現代大多數
人在身心靈上都必須做一些合適的調整,對個人的生涯與健康方面,應該會幫助更
大的,畢竟身心靈三方面本來就會互相影響的,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Tony的 這些 那些 .... BLOG

T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